咨询热线

1361573827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年内抑或难以上调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年内抑或难以上调

发布时间:2011-06-29      点击次数:554

——来源于中国电力新闻网

随着近期火电上网电价特别是非居民销售电价的提高,业界判断基于火电销售电价而分摊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上调条件已经成熟,并预期下半年即可上调。

  对此,国家电监会价格与财务监管部副主任黄少中6月22日表示:“上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在政策上有合理性和必要性,未来肯定会上调,但考虑到当前的通胀压力,今年内上调的可能性比较小”,他同时强调,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资金来源上,应坚持电价附加和财政专项资金两条腿走路,不应将压力全集中在电价附加上调上。

  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表示赞同,他对本刊记者表示,“国家应该在财政上给予更有力的支持,光靠上调电价附加,的确会增加通货膨胀预期压力和用户负担。”

  当前仅能满足70%的补贴资金需求

  由于日本核事故影响,我国正着手提高核电以外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据悉,“十二五”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目标较之前“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的均有较大幅度上升。其中“十二五”太阳能发电装机目标由原来的500万千万提升至1000万千瓦,至2020年的目标则由2000万千瓦调至5000万千瓦。

  由于当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较传统能源发电成本高出不少,一直以来,由火电销售电价中分摊一个专门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来推动其发展。但随着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发展,该项电价附加补贴的资金缺口也越来越大。

  据孟宪淦介绍,目前电价附加每千瓦时4厘钱的标准还是2009年调整的,而且相关资金调配时效性较差,经常存在半年乃至一年的迟滞。

  “4厘钱的补贴远远不够,去年征收的100多亿的电价补贴资金,几乎全部被风电和生物质发电消化了,太阳能发电只享受到了几千万元,太低了。”而来自电监会发布的报告也显示,201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同比增长近50%,但去年征收的100亿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仅能满足国内企业70%的补贴资金需求。

  业界冀望电价附加补贴明年增至1分钱

  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的巨大缺口,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   事石定寰在近期给国务院上报的一份名为《加快发展光伏产业,保障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的建议书中就明确提出,“要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

  如果每千瓦时4厘钱的电价附加不够,那多少才合适呢?黄少中在早些时候分析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可将可再生能源的电价附加提高至每千瓦时6厘左右,到“十二五”末的2015年再提高到每千瓦时8厘左右,到2020年左右再将标准提高到每千瓦时1分钱左右。

  根据孟宪淦的测算,按2010年全国3.4万亿千瓦时的售电量计算,如果提高2厘就意味着电价附加资金多出68亿元,提高4厘则多出136亿元,翻了一倍多。很显然,这对于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是一项巨大的支持。

  但以可再生能源学会为主的一批业内专家认为,黄少中的这一观点仍有点保守。

  石定寰上呈国务院的这份建议书中提出,从2011年起就应该将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水平提高到1分钱每千瓦时。

  “这样到2020年可以累积征集5000多亿元,就能够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支持太阳能、风力和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发展了。”孟宪淦也告诉本刊记者,如果现在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由每千瓦时4厘钱上调至每千瓦时1分钱,这样到2020年全国可以有5000亿补贴收入,其中太阳能可以分得1000亿,其余的风电、生物质能发电等分4000亿。这1000亿补贴大概可以支撑1亿千瓦的太阳能发电。

  “政府的谨慎也是有道理的,毕竟现在通胀压力很大,过大幅度的上调很困难,但从推动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的角度,尤其是要实现国家新调整的、更大的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目标,这样的上调幅度是非常必要的。”

  电价附加上调明年或才能实现

  业界一直盼望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能在今年内就实现上调,尤其是今年6月上调电价后,业内人士都认为,火电销售电价的上调,意味着从中分摊出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空间也被提高,电价附加上调的条件也已具备,上调时间应该很快可以到来。

  “6月份这次15省非居民用电价格平均上调1.67分/千瓦时,从中多分摊出2到4厘不是难事。”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但在黄少中看来,这个时间可能要到明后年了。

  “很显然,对可再生能源的电价附加调整,不会单独出台办法,而是会在某一次电价   调整中,作为一揽子政策的一部分出来。而今年的两次上调电价,都没有涉及这一部分。根据当前的CPI指数和下半年的发展趋势来看,今年进行第三次电价调整的可能性很小,那么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的调整也就很难了。”事实上,对于这一结果业界也已经感受到了。一位能源专家向本刊记者分析,当前的电价矛盾主要集中在煤电问题以及煤价上涨带来的“电荒”上,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缺口退到了次要地位,当务之急是解决煤电矛盾。

  尽管如此,黄少中仍然认为,上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是肯定的,即使今年不调,明年或者后年也可能会上调。

  财政支持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黄少中在其公开发表的文章和其他场合多次强调一个观点,即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资金来源上,应坚持电价附加和财政专项资金两条腿走路,不应将压力全集中在电价上调上。

  这一观点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同。事实上,当前我国在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途径上,除了电费附加以外,还包括国家设立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以及由财政部力推的“金太阳工程”两种。

  以金太阳工程为例,财政部计划未来几年每年推进100万千瓦的光伏发电装机建设,实际补贴资金超过100亿元。

  但金太阳工程毕竟于光伏发电一个领域,而且主要为屋顶利用形式,而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则由于相关机制不健全,还未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对此,黄少中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办法。有关部门应尽快落实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的规定,抓紧研究出台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管理办法,明确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免征所得税的政策,减少附加补贴资金的缩水,统一规范管理原来的电价附加资金和财政专项资金,提高资金效率。

  “还应该研究建立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辅助服务补偿机制。解决的思路可以分两步走,近期可参照其他常规电源的做法,设立辅助服务补偿费用,对参与调峰的水电、火电机组给予适当补偿,基本上是电力企业之间内部循环解决。从长远看,应结合电力市场建设和发展,加大改革力度,逐步建立辅助服务市场,通过市场机制和办法来解决问题。”黄少中还建议。

  对此,孟宪淦表示认可,现在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途径是很多,关键是能不能把现有的这些途径都好好利用起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海盐锦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 联系人:曾伶俐
  • 地址:海盐县盐北路211号海盐科创园
  • 邮箱:chjhzy@163.com
  • 传真:0573-86160111
关注我们

欢迎您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信息

扫一扫
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2021海盐锦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08105270号-5    sitemap.xml    总流量:175319